月亮杯是什么?

2020-10-27 197 °C 作者:洞爱网(00ii.net)

月亮杯,1937年在美国被发明,至今已在全世界有104个不同的品牌。其功用是在女性经期的时候,置入阴道盛装经血,又称为月经量杯。相关法规认定月亮杯是“侵入式器材”,将其定为“第二级医疗器材”,在市场上贩售受到严格规范。自制的品牌月酿杯经过20个月的申请,终于通过核准上市,让女性有新的经期用品选择。

女性经期用品种类众多,同时还有卫生棉、卫生棉条等选择。不过,女生对于侵入式卫生用品的接受度较低,目前大约只占整体使用者的 2% 左右,自行至海外购买月亮杯使用的人口更是少之又少。

女生不只是对侵入式经期用品接受度很低,侵入式的医疗检查,也时有争议。近来有一则新闻,一位女大学生因为月经不准时,去看妇产科。医生安排她做阴道超音波检查,却未询问她是否有性经验,当她发现检查需用探头设备深入受检者阴道后,气的痛骂:“第一次差点给了机器”。从这个争议到对侵入式卫生用品的低接受度,我们可能要问:为什么女性这么害怕有东西放进阴道里?从月亮杯相关新闻的网友评论中,可以窥知一二。

在关于阴道进入物的公共讨论中,特别是月亮杯或棉条,常常看到某些人对使用者进行性羞辱。以下举个例子:

月亮杯是什么?
女性器官的诠释权

有人会说“放进去一定很爽”,这种发言“性化”了任何进入阴道的物品,把所有阴道进入物,都看成为了性欲望及其衍生的愉悦而生。相关的评论跟评论背后的想像,都遗忘了对女人而言,阴道还具有日常生活的功能。性化进入阴道的物品,不只是把阴道看成和性行为有“必然连结”的器官,而且“只有”此一用途。这样的批评是反对性、反对所有的性化吗?并不是。而是未经同意的性化和成为他人的性客体,总是发生在女人身上,而且常常也只发生在女人身上。所以这样的发言不只是关于性的,也是关乎性别的。

纵使,阴道毫无疑问的可以是性器官,但如何使用和感受,应该都属于拥有者的私领域。上述的羞辱评论忽视了女人对自己器官的拥有权和诠释权。意淫和性愉悦没有错,阴道用来当成性器官也没有错;有问题的是,有些人并未尊重当事者意愿,公开评论别人的身体与性,把性愉悦当成一种羞辱的手段。

这些对身体的评论,还触及了阴道形状或是尺寸。比如说“会撑大吧”、“变成月亮杯的形状,回不去了”等语。这些语言背后除了是身体羞辱之外,还有对人体的无知。阴道的其中一个功能是作为产道,其实弹性非常大,既可以大到让婴儿的头部通过,亦可以缩小到能够夹住棉条的尺寸。

会有这样“撑大了就回不去”的观念,很大程度来自于中华民国教育体制下,性教育只有“不要做”或是“守贞”的观念,缺乏避孕和对身体的正确了解。

校园推行性教育,目的不是教导和鼓励学生“去做”,而是告诉学生如果你做了,会发生什么事,而你要如何在这个过程中保护自己,也避免伤害他人。今天社会上还处处发现对阴道的无知言论,就知道我们的性教育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间。

个人选择背后的社会舆论

另一种说法是,在提到“月亮杯可能造成处女膜损伤”的时候,有些人会说“放心啦,会用月亮杯的没有处女膜问题”,或是“问题是这年头哪来的处女啊”,更甚者,会说“以后不是处女有借口了,除了脚踏车之外,可以推给月亮杯”。这些说法,和第一种说法相同,也是在公开场合未经他人同意的,恣意评论别人的身体与性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言论对使用者施加了社会舆论压力,贴上“不是处女”的标签。

使用棉条和月亮杯的人口不多,当然可以说是女人选择不使用这些侵入式产品,然而,人们的选择真的只是选择吗?每一个个人选择,背后其实有更深远的社会文化──包括舆论──在影响着。

一个女人在意自己的处女膜是否完整,不是没有来由的担忧。会不会因为处女膜的不完整,遭受各式各样的性羞辱;或是在主流价值观中被指认为坏女人、荡妇,才是让女人在意的远因。社会舆论和偏见迷思,正是女人十分抗拒侵入式医疗或是侵入式经期用品的深层原因。

进一步追问,不是处女,或者是一个不遵守所谓道德价值观的荡妇,又会怎样?为什么当一个女人不是处女,会需要用月亮杯作为借口?
月亮杯是什么?

为什么,这些话隐约透露出“处女是一个较佳身份”的意思?

处女情结与阳刚焦虑

这种对处女的褒扬,背后其实是“男人的阳刚焦虑”和“对女人身体的宰制”。处女,就是未曾有性行为的女人,其特色在于对性行为没有太多了解,包括对男人的阴茎。

与性有关的男性阳刚焦虑,在社会上有两个方向,一是性愉悦、二是尺寸,这两种焦虑都可以透过“处女对性行为的不了解”来缓解。

不了解之下,就无从比较和知道阴茎的大小;不了解之下,也无法知道性技巧好不好;不了解之下,更难以知道何谓高潮,甚至一场愉快的性行为应该是什么样子。

如此一来,男人对于“表现不好”的焦虑便会降低。不过,性技巧好不好是两面刃,一面期待女人不了解性技巧、当个不了解性事的纯情处女;另外一面,社会期待男人要表现良好,性技巧是男人的事,够好才是个真正的男人。因此,才有了男性对于性技巧的阳刚焦虑。

“放进去一定很爽”,其实亦是一种关乎性愉悦的阳刚焦虑。如果阴茎以外的东西也可以满足异性恋女人、让她们了解何谓性愉悦,那异性恋男人的阴茎在这个过程中,就有了更多比较的对象。

至于阴茎尺寸的阳刚焦虑,更是和“处女情结”与“阴道形状宽窄”有直接关系。一个阴道如果太松,在具有阴茎尺寸阳刚焦虑的男人眼中,有两种可能:不是阴茎太小,就是这个女人性对象太多。这正是关乎阴道的迷思之一:性对象多,阴道就会松弛。会有这样的迷思除了是性教育不足、不了解阴道的弹性之外,更因为如果不这样解释,就得直接面对阴茎太小带来的阳刚挫败。阴茎尺寸作为一个“成为男人”的重要象征,很多男人是不可能直接承认自己阴茎太小的。

因此,处女对眼前阴茎大小的“无知”,就显得格外重要。必须一提的是,男人在摆脱了当代社会制造的阳刚焦虑之后,就会发现阴茎尺寸并非越大越好;事实上,关于尺寸的焦虑,也是一种身体羞辱。而对阴道松紧的品头论足,是为了转嫁这个焦虑而产生对女人的身体羞辱。

从这些舆论反映的价值判断和选择可见,我们的社会营造出一种──女人不应该随便把东西放进阴道,要尽可能维持处女膜完整或是阴道紧实──的主流价值。如果有女人对于把东西放进阴道毫无障碍,而且欣然接受,周围的人可能就会猜测她性经验的多寡,质疑她的贞洁,令女人难以真正自由选择。

声明:本文内容采集自互联网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phpnote1008@g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